西甲

喜顺能听到妈妈说话吗

2019-09-10 18:58: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喜顺,能听到妈妈说话吗?” 12:59:00

  离开听力中心前,喜顺突然而急促地轻轻吻了一下黄蔚红的脸颊,不经意的小举动表达着孩子的感激之情。

  安装完助听器,喜顺和妈妈激动得失声痛哭。对于母子来说,好心人捐助的助听器带给他们的是生活的勇气与希望。

  喜顺手里的助听器很小,但能带给他一个全新的世界。

  定制助听器只是第一步,黄蔚红为母子俩讲解使用与保养的方法,并邀请他们参加“爱耳夏令营”,提高孩子自信。

  5月15日,本报纪录栏目报道了《耳套宝宝》喜顺与妈妈的艰难生活。今天,患有先天性重度听力损失的“耳套宝宝”终于摘掉了掩盖缺陷的棉耳套,感受有声世界。

  “喜顺,能听到妈妈说话吗?”当喜顺的妈妈小声问患有先天性重度听力损失的儿子时,得到了喜顺明确但吐字不清晰的回答:“能!”见此情景,喜顺妈突然抱住面前无偿帮助儿子的听力中心负责人失声痛哭。

  5月15日,本报纪录栏目报道了《耳套宝宝》喜顺与妈妈的艰难生活。当天,在本栏目的帮助下,母子俩就得到一个他们不敢想的消息:康聆声听力中心愿为患有先天性重度听力损失及外耳残疾的喜顺全免费测听、评估并定制助听器。

  在喜顺妈妈看来,这消息似乎太过突然,甚至她至今都不敢相信所发生的这一切是真的。八年来,她想的最多的是如何把儿子拉扯长大,从没想到能用上在他们看来是天价的助听器。

  八年前,喜顺出生在河北农村,因为先天左耳耳廓残缺,右耳几乎没有耳廓,刚一出生便引来了“家庭地震”。因为坚持留下孩子,喜顺的妈妈与丈夫离了婚,带着孩子到北京打工求医,但微薄的收入无法让他们踏入一家有名医院的大门。

  报道刊发的第二天,喜顺和妈妈来到康聆声听力中心,那里有三位专家在等着他,为他专项会诊并配制适合他的助听器。清洁残存的左侧外耳道、气骨导纯音测听、评估语言发展程度、取耳印定制助听器……

  听力中心负责人黄蔚红说,他们已为近百位贫困家庭的孩子捐赠助听器,这些孩子如今有的已经留学海外,有的还成为了知名的“世界聋人小姐”。中心还开办了“爱耳夏令营”,让更多的孩子有机会接触新的环境、新的朋友。其实,她和同事们关注的不是捐助了多少孩子,而是能让更多的孩子感到爱的温馨。

  今天,“耳套宝宝”喜顺终于摘掉了用来掩盖缺陷的棉耳套,从此便会带着快乐与自信重新走进学校享受本该属于他的有声世界。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儿童中暑的症状
小儿厌食的各种表现
止泻可以吃什么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