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省長接訪記郭樹清接訪以法治解決漁民問題社

2019-11-09 08:2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省长接访记:郭树清接访以法治解决渔民问题_社会法制

编者按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以更好发挥法治的引领和规范作用,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近年来,我省在依法治省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推出了一些新举措,形成了不少可贵的经验本报今日推出大型报道《省长接访记》,独家还原郭树清省长接访渔民代表依法行政过程省长接访凸显的是对法律的尊重和对政府法治观念的重视,也对于在新时期如何做好群众工作有着深刻启迪时间回到8月12日,这一天,日照渔民梁启俊、孔祥贵接到当地政府部门通知,“准备明天再去趟济南”此前近四个月的时间里,因其在海内的渔具被青岛渔政部门强行清理,他们和另外十多户渔民多次信访,往返在日照、青岛和济南之间两天后,8月14日下午,在省政府人民来访接待室,作为渔民代表的梁启俊见到了一位“头发有些白了”的接访者——现任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郭树清正是在这一天,此前的难题在郭树清接访之后,步入依法妥善解决的“快车道” 本专题文/图 冀强半年前的遭遇10月23日,说起两个多月前被郭树清省长接访的情形,52岁的梁启俊“嘿嘿”笑了起来,慢慢打开了话匣子事情还得从今年上半年说起今年3月,为保障青岛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和海上多国联合军演顺利进行,青岛市海洋与渔业部门对相关海区定置具进行了清理孔祥贵和梁启俊等渔民,多年来一直在距海岸50多海里的深海区下设定置捕捞风蛸,并出口韩国4月10日,包括梁启俊、孔祥贵在内的多户日照渔民接到了村里通知,开始解、撤渔具据孔祥贵介绍,13日那天,正在海上解、撤渔具的渔民们接到了日照海洋渔业局在对讲机内的通知,要求马上规避撤离,并保持无线电静默“我们绝对拥护军演没有军队,那里有老百姓的平安,对吧”梁启俊摊开双手表达着自己的观点孔祥贵补充道,接到通知后,大部分船只载着解下的部分具,陆续开始返航但就在渔民们撤离后不久,意外却出现了据孔祥贵介绍,14日早晨,青岛胶南渔政部门带领多艘大型渔船,将日照渔民尚未解撤走的渔具强行清理拆除他从个别因故未能返航回村子的船只处了解到,他们的渔具大都被砍伐,有的被拖走,有的漂浮在海面上,一片狼藉“那可都是大家伙吃饭的指望啊”时至今日,孔祥贵的妻子提起当时情形,仍不时抹着眼泪44岁的孔祥贵说,因为这件事,自己几乎成了半个律师他觉得胶南渔政部门的执法方式肯定不对“即便是真碍事了,也不能这么处理就像在路上闯了红灯,也不能把车直接砸烂是不”因此,渔民们决定讨个说法,把受损失的财产要回来接待他们的是省长孔祥贵至今保留着信访期间自己存留的许多材料,并进行了归纳整理一本儿子的作业本反面,他用日记的形式,记录着每次的行程和信访结果梁启俊则向本报强调,渔民们并不是“上访户”“在得知渔具被强行清理后,我们也没有直接去市里找领导,而是从村、街道办事处逐级反映,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受的损失要回来”他还表示,在整个军演期间,渔民们顾全大局,“那里也没去”从5月4日开始,渔民们开始到日照市信访局反映情况此后,他们多次往返在日照、青岛和济南之间,遍访多个部门,但均未得到满意答复孔祥贵和梁启俊告诉,接待他们的地方官员们,也都很重视此事,“但牵扯两个地市,实在是难以协调”6月11日,渔民们终于等来了第一个结果: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口头答复称,不予赔偿一个月后的7月11日,正式书面答复下发,仍是不予赔偿的结果渔民们随后再次来到省海洋与渔业厅反映情况时间很快进入八月份8月12日那天,孔祥贵和梁启俊接到当地通知,让他们做好第二天再去一趟济南的准备,孔祥贵因故未能前往梁启俊回忆,到济南时已是下午,那时自己仍不知道郭树清省长要接访13日晚,梁启俊连夜组织了一份材料,准备向领导反映14日下午两点多,省政府人民来访接待室,提前在此等待的梁启俊和另一名渔民代表等来了要接待他们的人“面善,戴着眼镜,身材绷直,头发有些白了”这是梁启俊对接访领导的第一印象每天忙碌在海边中的他坦言,自己并不认识来者,直到陪同前来的人介绍着告诉他,接待他们的是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郭树清接访近七十分钟 10月23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梁启俊回忆道,在8月13日到达济南后,曾有同来的人开玩笑说“会不会见省长”,他并未当真“没想到最后真见着了”更令梁启俊没想到的是,郭树清省长的此次接访,时长近七十分钟和梁启俊等人逐一握手后,大家落座58岁的郭树清开门见山对小他六岁的梁启俊说:“老梁,那你说说吧”梁启俊回忆,当时自己赶紧起身,拿着用笔修改过的打印稿准备开腔,却被郭树清摆手示意,“坐下说,坐下说,别站起来了”“省长真的很好”梁启俊咂摸着嘴唇,对感慨在梁启俊当日的汇报材料中看到,他向郭树清省长介绍的情况颇为详细“我就一项项念,给省长介绍具的设计、安装、工作等程序,郭省长听得很仔细,记得也不少”省长好到什么程度梁启俊自问自答说,当天自己汇报完准备离开前,低头在那整理材料“省长特意走了过来,专门又和我们握手道别”据梁启俊讲,在自己介绍过程中,郭树清省长曾多次发问“毕竟具这事,除了海边人,很少有人能有一个直观概念”他笑着告诉,为了使省长更加了解渔民的不易,他举了很多例子加以诠释“比如说下打桩的时候,不是海边人很难对深海打桩有个形象概念,我就说,就跟拴牛一样,也得先从地上砸个橛子;至于撑口捕捞,我就比划说跟撑抓兔子一样”梁启俊一边跟回忆,一边用手撑着弧形解释“省长就一点点的问,要不能用那么长时间”梁启俊说完,忍不住再次感慨 冀强

心律不齐用什么药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