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神之候补 第二百六十章 力破化虚

2020-01-16 18:08: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之候补 第二百六十章 力破化虚

“师父~”趁着二人交手的档口,沐清菡跑到了越子墨的身后,

“涵儿,你先找个地方躲起來,”越子墨说道,

“好,”沐清菡点了点头,然后跑到了一个角落的石壁后躲了起來,

“小子,束手就擒吧,能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是你的荣幸,”灭绝老贼尼冷笑道,

“废话真多,”越子墨淡淡的说道,

“不知好歹,”灭绝老贼尼闻言老脸一红,冷声道,

“雷之衣,,雷鸣双链,”越子墨嘴中咒语一出,顿时两道雷电锁链挥了出去,

“哼,你还真以为这样的攻击能和我打平不成,”灭绝老贼尼冷哼了一声,然后将手中的浮尘向空中一扔,双手快速捏起法决,在法决的不停变化下,浮尘虚空一晃,一分为二,

“去,”灭绝老贼尼法决向身前一点,两个浮尘迅速向雷鸣链迎去,相击之下,顿时电闪雷鸣,血光四溅,

风尘散去,雷鸣链此时已经不见了踪迹,而灭绝老贼尼的浮尘也飞了回來,只不过此时已经变回了一个,看到这一幕灭绝不禁有些惊讶,但是当看见不远处的越子墨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之上,并且连续吐了数口鲜血的时候,脸色转为了笑意,

“不得不说,如此低的修为,能在老尼的攻击下生还,确实不简单,”灭绝满脸得意之色,慢慢的向越子墨走來,

一旁躲着的沐清菡,看到这一幕,心中大为着急,又看见灭绝老贼尼的恶爪要向自己的师父伸抓去的时候,其再也忍不住就要冲过去,但是不知为何,沐清菡忽然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困住了,不论其怎么用力或者使用魔法,都无法解开此诡异力量的禁锢,

“师父~”沐清菡看着灭绝老贼尼离越子墨越來越近,急的眼泪都快流出來了,

“兹拉~”一声,两个魔法阵,忽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灭绝老贼尼的脚下,接着两道雷电锁链从地上的魔法阵钻出,瞬间就将灭绝老贼尼的双腿死死的缠住,

这一幕的出现就连一旁观看的沐清菡也大为吃惊,不过随着此幕的出现其提起的心总算是放了下來,但诡异的是,那股困住她的诡异力量却也消失了,这一幕的发生,不禁让沐清菡望向远处的越子墨,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灭绝老贼尼满脸的不可置信,拼命的催动法决,但是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破开雷链,

“你太狂妄了,我承认你的修为远高于我,我要困住你的全身确实很吃力,但只困住双腿的话,雷鸣链的威力却足够了,”越子墨冷笑一声,然后手中金芒一闪,出现了一个迷你金印,接着在其法决的催动下,金印迅速变大,

“遮天印,”越子墨不停的变化法决,迷你金印一个晃动后瞬间消失,一闪就出现在了灭绝老贼尼的头顶,

在越子墨法决的催动下,遮天印之中冒出无数的金丝,向灭绝老贼尼的身上缠去,老贼尼见状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双手瞬间捏决,空中的浮尘竟自虚空一扫,一道血光瞬间将所有的金丝一扫而光,

越子墨见状脸色一凝,法决再次变化,遮天印又变大了数倍向灭绝老贼尼压去,下发的老贼尼顿时感觉周围的空气一凝,身体变得沉重无比,其丝毫不敢迟疑的双掌血光闪动,向上空的遮天印拖去,

看似声势浩大的遮天印,居然还真被灭绝老贼尼硬是接住了,越子墨见状凝重的表情,忽然转变为得意之色,

“暗系印法,,重印,”

越子墨嘴中念念有词,遮天印之上忽然有一道暗zǐ色光芒闪动,接着一个写着不知名的古老文字的暗zǐ色光阵,出现在了遮天印的上方,此魔法光阵正是越子墨进阶高级魔法士时新掌握的暗系列魔法,

随着重印的出现,下方的灭绝老贼尼忽然间感觉遮天印一下子变重了数倍,原本还可以勉强举住的遮天印,现在就算使出全力也只能支撑片刻,

“不行快支撑不住了,抵想个办法才行,”灭绝老贼尼咬紧牙关,勉强拖住遮天印下落的趋势,

“银羽剑,去,”看着灭绝老贼尼的样子,越子墨丝毫不打算给其喘息的机会,张嘴吐出一道银芒,银芒之中正是越子墨的本命飞剑,

在越子墨的控制下,银羽剑之上绿色火焰一起,迅速向灭绝老贼尼刺了过去,面对如此实力的对手,越子墨也不打算留什么后手,直接打算对其进行灵魂上的攻击,

绿色的火剑一闪即逝,在灭绝老贼尼惊恐的眼神下,瞬间刺穿了其的心脏,

“啊~”如此痛入灵魂的疼痛,灭绝老贼尼立马痛苦的嘶吼起來,

“嗖~”银羽剑在刺穿了灭绝老贼尼的心脏后,方向一转又从原來的位置刺穿而过,灭绝老贼尼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此声的结束之后,灭绝老贼尼不在做声,也不再有任何的动作,只是浑身上下开始不停的散发出金色的光芒,整个身体也渐渐转化为金色,

“身体金像化,这是什么秘法,”越子墨看着灭绝老贼尼身体的变化,不禁暗自吃惊,

随着灭绝老贼尼身体的金像化,原本慢慢压下的遮天印也被彻底拖住了,而且细看之下,灭绝老贼尼所化金像的头顶,正慢慢的飘出一缕缕灰气,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越子墨看着金像头顶冒出的灰气,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然后只见其手中法决再次一催,遮天印瞬间袭下数道金丝,金丝快速穿插成一个状结构,组成了一个格牢笼,将所有的灰气都困在了其中,

不多时灰气一凝,幻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迷你小人,此小人满脸褶皱,五官和灭绝老贼尼一模一样,

“可恶,”灭绝老贼尼的元婴方一出现,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困笼之兽,当即一脸的愤怒,

“亏你还是化虚期的境界,这逃跑的方式也太明显了吧,”越子墨看着被困在金色牢笼中的灭绝老贼尼元婴说道,

“小子,老尼跟你拼了,”灭绝老贼尼元婴的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然后只见其猛地一张嘴,一道碗口粗细的血色光柱瞬间射出,血柱瞬间击碎了金色牢笼,向越子墨袭去,

“不好,”一旁躲着的沐清菡看到这一幕,暗叫了一声,接着化为一道雷弧消失在了原地,一闪就出现在了越子墨的身前,

血柱速度出奇的快,根本无从躲闪,眼看血柱就要及身,这个时候沐清菡却挡在了越子墨的身前,越子墨见状一惊,此时闪身到沐清菡的前面却已经來不及了,情急之下,越子墨只能快速上前一步,伸出双手挡在了沐清菡的身前,

“轰~”的一声,血柱击在了越子墨的双手之上,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二人远远的击飞了出去,并且直接撞碎了岩石墙壁,二人就这样在数百米厚的墙体中穿搜,不停撞碎身后的石壁,最终撞出了山洞,

血柱威力之大,不但将二人从数百米厚的石壁中击出來,并且越子墨还动用了所有雷之衣的力量,全部集中在双手上,沐清菡见状也动用了身上所有雷之衣的力量,注入到越子墨的双手上,可即使这样,越子墨此时的双手也已经血肉模糊,两条手臂也是各处血管爆裂,

“想跑~”二人被击出山洞,数十米后才稳住了身形,越子墨也來不及管其他的,双眼马上绽放起蓝芒,快速的向空中某处看去,

“暗系印法,,重印,”越子墨嘴中咒语一出,远处百米外的虚空,忽然出现一个写着古老文字的暗zǐ色光阵,随着此光阵的出现,灭绝老贼尼的元婴如被吸住了一般,趴在其上动态不得,

其实不是灭绝老贼尼不想动,本來其是想趁着刚才自己的全力一击,趁乱逃走,但是谁知到却出现了这个暗zǐ色的光阵,随着此光阵在身下出现整个元婴如被灌了铅一般沉重,想抬下手指都做不到,

“雷之衣,,惊雷剑,”越子墨勉强举起二指,一道寸许大小的惊雷剑击了出去,瞬间就击穿了重印上的灭绝元婴,被惊雷剑一击灭绝元婴化为了漫天的星光,彻底消化为了虚无,

做完这一切后,越子墨这才呼了一口气,重重的躺在了地上,而沐清菡虽然沒有受什么重伤,但是在刚才血柱的攻击下,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同样也和越子墨一样,灰头土脸,血迹斑斑,再加上刚才还把全身的力量都注入到了越子墨的双手上,随着越子墨的倒下,沐清菡也失去了支力点,浑身无力的倒在了越子墨的身上,

“傻丫头,刚才很危险知道么,以后不允许你为师父阻挡攻击,”越子墨看着身上的沐清菡训斥道,

沐清菡闻言并沒有说话,只是想着什么,忽然间就傻笑了起來,

南方医院怎么样
南京邦德医院医生
北海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淮安癫痫病
宿迁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