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官方救世主 第一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三百零六章 第二法相

2019-12-04 11:43: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方救世主 第一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三百零六章 第二法相

气水山庄的萧蜀庄主受请神功法反噬,命脉尽断而亡,冬一栋干净利索的为我拿下了首胜,我这边自然是士气大振,而气宗方面却也不见失落。

其他人都套着头套无法观察,但汪子夜脸上不见波澜,许辉神色依旧嘚瑟,按理说他俩都应该是极重胜败之人,可这首战不但输了,还折了一员大将,他们为何还如此淡定呢?是跟萧蜀庄主有仇吗?还是有全局必胜的把握?

不会的,一定是我多虑了。跟气宗相比,我才是在暗处默默发育的一方,我的秘密武器绝对要比他们多,可惜的就是时不凑巧,高精尖的东西一时半会拿不出来罢了。喜春要是在的话我还管个蛋得了九州仙侠战,全都胖揍一顿再说!

大战当前,我还是少些意淫和假设吧,立足现有装备打赢未来战争,现在我需要的就是这种保底态度。

一鼓作气,再而衰,衰而竭。

第二阵该我方先出场了,趁着首胜的气势,我要再下一城!

“辰冬,你去把许辉给我剁了!”

我一声令下,辰冬领命入场。

罗胖子建议我:“教主,辰冬护法虽然年轻位低,但是一身庞博修为和临战计谋却是我宗的佼佼者,让他挑许辉大材小用了吧。”

我斜他一眼:“你懂个屁,他跟喜春有仇,我哪能让他随便立功。这一阵派他出场只求赢的稳妥漂亮,提升一下士气便可。至于为什么急着剁许辉,你不觉得他招人烦吗?”

罗胖子表示无语。

这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吧,上兵伐谋,王者攻心。这是九州仙侠战,后面还有数阵,如果能杀了他们的特使,一定会严重打击他们的士气。

而且许辉在我上山之初频频给我穿小鞋找麻烦,甚至几度欲致我于死地。后来我绝地反击,可他又被张殿心保了下来,放逐了出去。我不是狭隘小人,不会为了一点私仇就赶尽杀绝,可是他不甘消停,又投入到玄武门中搞风搞雨的,这回以特使身份回来找事,我再惯着他真的说不过去了。

君子报仇早早晚晚,收拾许辉就在今天!

辰冬入场施礼:“剑宗回龙教,秋殿护法辰冬,请领气宗特使神技。”

见辰冬点了自己的名,我就看到许辉面色先是一变,其中有惊讶和心虚,但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

许辉行到石坪之上,身躯一震,身上的黑袍便飞落到了远处,露出了里面的秋殿掌事法衣。

回龙教门人都发出嘘声,嘲讽许辉的衣着,一个被前任教主通过正规法旨驱逐的罪人,又投进了气宗门派,如何还有颜面穿着回龙秋殿的制服。

刘春远了解许辉,哼了一声总结道:“苟且虚荣之徒!”

许辉今次是以气宗特使的身份来与我谈判的,这九州仙侠战亦不过是谈判中的变数所致,其根本还是为谈判服务的。然而许辉却着往日制服亮相,自以为是身份不凡,在剑气双宗都有身份名位,真是可笑的心理。

辰冬年纪虽幼,但久处秋殿高位,对这个曾经的教主身边的传礼掌事自然熟悉,想必也没少在他身上吃亏。

见许辉入场,辰冬也不啰嗦,双手合十啪的一声响,接着缓缓高举过顶慢慢的撑开,随着他的手势动作,一支虚恍的淡金色丹炉凭空出现,我依稀认得这正是他当初用来攻击喜春的那只丹炉!

三昧真火吗?一上来就放大招,看来辰冬是真的不怎么待见许辉。

同样的众筹修真计划,获得了同样的真气返利。有的人因此变得懒惰了,觉得修真不过如此,就是抱大腿呗,于是他们坐享其成,不再用功。也有的人知道机缘难得,拼命苦修,只为能随着门宗的大步调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修为。更有一种人,他一直以来都在玩命修炼,众筹修真计划不过是锦上添花,让修炼事半功倍而已。

剑宗如今的第一号天才人物辰冬正是这种人!

时隔一年,辰冬经历了两次众筹散仙计划,平日又没少在我这领工资福利,前一天又服了凝神仙药,如今的实力突飞猛进。原本要行秘法诡计,耗费诸多手段才能结成的丹炉,如今举手投足间便已完成。

辰冬熟悉许辉,曾经权倾回龙的许辉如何能不识得这个剑宗第二号天才人物!至于他的绝技更没有理由不清楚了!

瞬间结出的丹炉把许辉脸都吓白了,他连连退出十几步:“慢…慢慢慢着!九州仙侠战以武分权,又不是决死争斗,你何必使用仙术!”

辰冬一向少言寡语,听得许辉质问,他口.唇轻动,回以的是悠扬的咒语:“妖魔乱世焚炼苍生,兜率宫大弟子听我号令助我神行……”

“放…放肆!本座乃斗帝之祖钦点特使,黄口小儿你敢伤我性命,就不怕来日惹得两宗大战吗?!”

“三昧真火,急急如律令!”

浩瀚神威铺天盖地,已非当初向伺炉童子借来的小技了。

一点无色的火焰从丹炉炉口之中飞出,飘摇几许,停在了辰冬竖起的食中二指之上。没了丹炉阻隔,三昧真火引得空间内气温暴涨,石坪周围的木质旗杆受热冒出阵阵青烟,绢绸的旗帜随着热浪招展几下,腾的燃烧了起来,仿佛一只只火焰精灵在舞蹈。

三昧真火岂是凡物,仅辰冬这指上的一点,便燃的百里如焚。在附近御剑围观的气宗门人和九州访客中,修为较浅受不住高温的纷纷后退避开。

我有气海可化三昧真火神威,与我同席的自然也非等闲之辈,各有功法护体。

而与辰冬对阵的许辉却没这么大的能耐了,他虽曾尊为秋殿的传礼掌事,但多是因溜须拍马讨得张殿心的欢心,只凭个人实力他是配不上这个职位的。

神火一出,许辉须发皆燃,一边惨叫大呼认输,一边向己方阵营逃去。

辰冬在我这里接的是斩杀之令,自然不会放过他。手指一弹,三昧真火便射向了许辉。

“我认输了!认输了!嘿嘿嘿,既然不愿承让,那就别怪本座不留情面了!”

就在三昧真火就要击中许辉的瞬间,他竟然返回身来,手中多出了一道赤红的符箓!

许辉的须发因高温燃烧起来,脸面和手上也鼓起了大片的灼伤水泡,让他的笑容变得狰狞!

许辉一抬手,将符箓掷向了三昧真火,两者一遇,同时泯灭。

我微微吃惊,呢喃道:“这是什么神符?竟然连三昧真火都挡的下来……”

丛云身为冬殿掌殿,在符箓之上的修为造诣仅次于冬一栋和辰冬,他低声道:“不是挡下来那么简单,三昧真火是被吸收了,符箓遇火则生效,许辉的这道符应该还有后续。”

丛云能看出来的,辰冬自然也能看的出来,在三昧真火和许辉的符箓相撞泯灭的一瞬间,辰冬已经祭出了符剑,一口舌尖精血喷在了上面,然后快速的舞动了起来。

剑光的银白夹带着血迹的鲜红,拖拽出长长的绚烂剑影。剑影如漆

,天地似锦,辰冬似乎正在描绘一副恢宏巨作。

而许辉那边与他相比则显气定神闲,他只是背着手等候着,偶尔因为发肤灼痛呻吟一声,但能看得出他心情是放松的,似乎对战胜辰冬充满了信心。

成了!成了!!许辉的招式先成了!!

又是铺天盖地的神威,一座火焰神像从无到有,慢慢出现于场中。

许辉哈哈狂笑:“本座早已料到你们会派辰冬出场,才叫所有人都准备了一道请神符,这请神符只能以三昧真火激活,哈哈哈,什么叫作茧自缚,什么叫自掘坟墓,本座今日就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许辉越笑越狂妄,最终在火焰神像完全现形的一刻,他向我方一指,破声喊道:“天蓬元帅,还不快报法相被毁大仇!”

叫春惊呼:“是天蓬元帅的第二法相,水为军威,火为杀伐,这尊法相要比之前那尊强上数倍!”

我双拳一紧,第二法相比第一法相强上数倍?!那么辰冬能比冬一栋强上数倍吗?如果不能的话,冬一栋勉力才得一胜,辰冬又要如何才能不败呢!

一切问题自然要由他本人来给出答案,恰巧就在这时,辰冬的招式也完成了。

猩红剑气幻化的森森鬼城之中,辰冬撑着一只腿懒散的坐在地上,他的面色变的铁青,紫红色的双唇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邪笑,他低着头,自顾自的呢喃着。

“森罗殿…修罗场!”

深圳市中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市口腔医院
贵阳癫痫主治医院
成都治癫痫的公立医院
云南如何治疗女性妇科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