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行贿犯罪档案应扩大信息采集范围

2019-12-04 12:59: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201 年1月至6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行贿犯罪档案查询60万余次,同比增长76.5%,其中涉及单位8 万余家,个人111万余人,成效斐然。

201 年1月至6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行贿犯罪档案查询60万余次,同比增长76.5%,其中涉及单位8 万余家,个人111万余人,成效斐然。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从2012年2月实现全国联网以来,查询数量大幅增加,制度不断完善,在建立和健全市场准入监管机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本报7月29日报道《震慑行贿者的 行贿黑名单 》)

对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中有行贿污点的单位或个人,有关行业或部门可进行处置。如取消资格、降低资质或信誉分、市场禁入、中止业务等,加大行业或市场准入监控,其中最为常见的是取消其参与招投标的资格。

这在一定程度上震慑了行贿者,使其在今后的企业运营中约束自己的行为,走正常的渠道,而非通过行贿这一捷径去获得项目。但需要厘清的是,并非所有的行贿者都受此约束。这与行贿犯罪档案库行贿记录信息来源是密切相关的。根据最高检《关于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的规定》: 人民检察院收集、整理、存储经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并由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裁定认定的行贿罪、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介绍贿赂罪等犯罪信息,建立行贿犯罪档案库。 其中, 检察院立案侦查并由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裁定认定 是必要条件,也就是说,一些未被起诉、未被法院判决的行贿单位或个人,其行贿行为在行贿犯罪档案库中是没有记录的。

比如,在中石化集团原总经理陈同海案中,陈同海受贿1.95亿,被判死缓。但向他行贿的是5个具有公司或机构背景的自然人,均未被起诉;相反,这5人均以证人的身份出现在该案中。

这并不是孤例。曾向云南交通厅原副厅长胡星行贿 200万,被称为中国 行贿状元 的深圳某老板也未被提起公诉。

在具体的办案过程中,为了更快侦破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件,检察机关往往和行贿人在私下达成协议,对行贿人作出 不追究刑事责任 或者 减轻处罚 的承诺,以换取他们的供词。行贿人的证言是证实受贿犯罪的必要证据,没有它受贿案无法定案。这种办法虽然行之有效,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大批行贿人免受追究,且行贿犯罪档案中也没有相关记录信息。

因此,建议行贿犯罪档案库扩大信息采集范围,不应仅限于 检察院立案侦查并由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裁定认定 的行贿犯罪信息,应将那些确有行贿行为的事实,因转为证人而 不追究刑事责任 或者 减轻处罚 者也纳入进来。不能让这些行贿者既逃避了刑事处罚,又洗白了 行贿污点 ,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大行 金钱开道 之术,冲击权力寻租者那脆弱的神经。

此外,还应提请注意的是,要尽快扭转司法领域中 重惩受贿轻罚行贿 的局面,只有将行贿放在与受贿同等重要的地位来重视,让企图蝇营狗苟者面对巨大制裁压力而 却步 ;也只有重罚行贿了,才能弥补目前行贿犯罪档案的缺漏

山东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
怀化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长春最专业的癫痫医院
云南治疗妇科疾病哪个医院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