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霸者何为 第363章

2019-09-11 14:5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者何为 第363章

第363章

“我在前,你和倪梅在后,赵兄走在队伍中间,”听着倪梅和赵兴阳的一段对话,倪文觉得还是该站在赵兴阳一边。于是,出于全面考虑,倪文便做出这样的安排。

“那就按倪兄说的办!”现在倪文给出更好的办法,张正自然没有意见,而赵兴阳也没有别的提议

。于是,将近三十来人的队伍分成前中后三段,保持整齐的步伐前进。

边走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除了四名七阶武修以及少数有阅历的武修外,像倪友斌这样初出茅庐的后生,时刻都得保持警惕,因为现在的经历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种磨炼。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在沼泽里穿梭与在山上行走类似,没有好走的路。好在过去的几天里没有下雨,无论是武修还是凶兽留下的痕迹都非常明显,沿着那些痕迹,一行人保持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进着。

与此同时,在林玄仲他们那里,两天前,四人说说笑笑在那河边把凶禽都清理干净,然后带着凶禽肉和内脏回去。

回去的路上,饥饿催使四人加快速度,而在他们清理凶禽的时候,他们的驽马一边吃草,一边休息,所以回去路上一开始一路狂奔。直到方青和林玄仲乘坐的驽马速度慢下来,另外,两人才配合着减慢速度。

算起来,从清早逃路到现在午后,他们的驽马就没有长时间休息过,所以驽马甚至比他们还要疲劳,以至于几人还担心会不会把他们的坐骑累坏。

好不容易回去之后,四人又要面对那么多人的问题,一个个都在问他们为什么去了那么长时,问的林玄仲最是尴尬。好在另外三人对林玄仲与方青共乘一匹驽马拖慢速度的原因只字未提,只说是因为路途遥远,接连把他们有关“望山跑死马”的感受好好说给等候的人听。

之后,在一干人不太信任的情况下,林玄仲带着其他人一起烤肉,那个瓷瓶里的盐还剩最后一点。在烤肉的时候,他们完全是抱着能省就省的打算,现在还有四只凶禽加上一些内脏,要想每个人都吃饱,必须不能烤坏太多,不然有人就要饿着肚子了。

另外,即便没有烤坏,现在的食物也就勉勉强强够吃一顿,他们还要为接下来的食物问题担心。不管怎样,眼下还是填饱肚子要紧。

负责烤肉的是林玄仲,与林玄仲一起烤肉的人都对各自掌握火候的技术比较自信。在烤肉还没开始前,他们就抱着就算没烤熟都不能烤焦的想法。

一段时间后,阵阵肉香让在场的十几个人垂涎欲滴,之前的经历真是让众人意识到在外面能吃一顿饱饭有多么的容易,还好烤肉还算顺利。

吃饭的时候,一个个都在说着等他们回去后,不直接回军营,而是先到云城逛逛,一定要在云城里大吃一顿。有的人说要吃这个,有的人说要吃那个,他们说的某些东西,林玄仲甚至都没听说过。

不过他们一边像饿狼一样争着抢着吃烤肉,一边又神色激动地说要去云城的画面,倒是让人觉得好笑。

等到所有食物都吃完,他们已经不剩下任何食物,好在一个个都吃的很饱。因为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沙蚁群都没出现,根据林将军的推断,沙蚁群不会再过来,所以吃完饭,众人并不急着赶路,而且驽马同样需要休息。

在众人休息的时候,周围依旧没有什么凶兽出没,一切都安静异常,眼下或许是众人在山脉里面度过的最安定的一段时光。

半个时辰后,林将军要求再次赶路,一行十三人便乘着驽马向前奔去。山脉里面道路越发颠簸,骑乘驽马的感觉自然越来越不舒服。根据林玄仲他们之前带回去的信息,林将军打算沿着那条河走,进入山脉。

在向那条河赶去的路上,不停的有人感叹离河边的太远,迟迟不能抵达河边,这倒是顺其自然地证实了之前方青他们那有关路途遥远的说法。

果然是看着近,其实远,许多人都在心里这样想着。

过去好半天时间,等他们到河边时,看着那清澈的河水,河岸对面青翠的山峰,一个个忍不住赞叹眼前景色的美丽,直到有人看到河里有一个巨大的物体翻动时,众人才渐渐改变这种看法。

远远望去,原来是两只凶兽在水中嬉闹,隔得太远,看不出是什么凶兽,不过那凶兽的体型足以让众人畏惧。收住欣赏风景的想法,林将军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

越往前面,河岸的宽度越大,以至于他们越来越接近山脚,原本可供他们行走的路自然越发狭窄。

一段时间后,林玄仲有种感觉,众人就像是以前同张奇他们从那个黑蛟所在湖泊旁边走一样,时刻都有一种巨大的凶兽突然从河里穿出来的感觉,令林玄仲很不自在。

河道很宽,碧绿的河水无疑在表明水很深,本来还打算等众人都饿了就下水捕鱼的林玄仲渐渐收起那种念头,心里反倒想着尽快远离河道最好。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山脚旁的路越发难走,坐在马上摇摇晃晃的让人感觉很不安全。

“大家,都下马吧,”在继续向前一段路后,林将军吩咐一下其他人,然后直接从马上翻身下来。

后面的人本来就觉得坐在马上未必比走路舒服,一个个不用多想接连从马上下来,然后十几个人牵着几匹驽马向前走着,速度很慢。要不是有驽马在,许多人翻过旁边的山岭,然后从山岭的另一边走,或许会好走一些。

现在沿着河道走不仅危险,速度又太慢,不知道这样下去,他们要到何时才能赶上前面的人。

“再往前去,恐怕山路会更加难走,不知公子有无建议?”走着、走着,林将军忽然回头问了蓝枫一句。

紧接着,其他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停在蓝枫身上。

“山路崎岖不平,道路又如此狭窄,我们的坐骑已经不太适用。若是想快速进入山脉,只有解决这个问题。”蓝枫这一路上都在想着如何加快速度,他们不是来观赏风景,不能在山脉的边缘区域晃悠。

“那依公子之见,我们该如何是好?”林将军点点头又追问一句。

“北荒山脉,浩大无边,山脉里面山岭交错,驽马不能翻山恐怕会耽误我们的形成,所以本公子觉得应该尽快找个安全的地方,将驽马留在此处,我们再继续向山脉里面行进。”在众人的关注下,蓝枫慢慢说出自己的打算。

“公子所言甚是,只是山脉里恐难寻找适合安放驽马的地方。”林将军点点头,随后又皱起眉头,要把驽马留下来好说,可是他们怎么才能放心。

“此事稍后再议,不知将军是否考虑过我们与前面的人相差多远距离?”蓝枫无奈地摇摇头,显然还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所以转念又提到另一个问题。

队伍里每个人都想知道他们与前面的人相差多远距离,因为之前他们出发太迟,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徒劳。

“无从得知,”林将军无奈地摇摇头做出回应,过去的几天里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他们实在没法打听山脉里的情况。

“那将军有没有想过,万一我们来的太迟,五彩仙花已经被别人得到,我们又该怎么办?”

“公子莫言多虑,依林某看此事全看运气,”没奈何,林将军只能实话实说。当然林将军的回答会给众人带来不少消极情绪,本来进入山脉的时间就比许多人迟,之前还在凶林里面多次受阻,耽误不少时间,现在恐怕离前面的人更远。

“其实要判断我们离前面的武修远不远并不难,只需继续往前走,如果一直遇不到别的武修,又或者没发现那些武修留下来的踪迹,那无疑我们离前面的武修很远,”对于林将军的回答并不意外,不过蓝枫还是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公子所言甚是,眼下我们还需往山脉里面走走,当然同时大家都要做好徒劳无获的准备,”顺着蓝枫的意思考虑,林将军的思绪一下子变得清楚起来。从现在情况来看,蓝枫的说法无疑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对此其他人同样没有意见。

一个时辰后,终于走到河道的尽头,他们也被眼前的情景震撼。原来河道是从一个山头流下来,流向远处。

还是第一次见识瀑布,许多人都为此惊讶不已,那从几十米高的位置飞流直下,宽宽的水幕甚是壮观,引得众人站在瀑布下称赞不停。

小孩发烧手脚冰凉怎么回事
宝宝一到晚上就发烧
动脉硬化的症状与治疗
小孩营养不良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