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仓库 第三百六十章 度假村的异常

2019-10-15 15:21: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连接游戏仓库 第三百六十章 度假村的异常

陈正谦跟裴初影说了,自己要回家一趟,然后拜托她,帮忙照顾一下家里的两只小白虎跟大狼狗。?八一中?文??.

至于金雕,则被他带了回去。

相比大城市,金雕更适合在农村生活,在那里,金雕可以说是没有天敌的存在。

湛蓝的天空,茂密的山林,辽阔的田野,相信金雕会喜欢那里的。回去路上,金雕一直在天上飞,看着地面上飞驰的车子。陈正谦知道它不会跟丢的。

虽然离家只是一个月,但是总感觉时间过得好漫长。

照例把车子停在门口,陈正谦下车跟老妈打声招呼,左看看右看看,没见老爸的踪影,就问:“我爸呢?”

这都快中午了,不在家准备吃饭,还能去哪?

老妈满腹牢骚地说:“谁知道呢,刚吃完早餐的时候,就不知道走哪里去了。别管他,到点了,自然知道回来吃饭的。”

陈正谦略无语,老爸也真是的,家里没事做吗,还有空出去闲逛。

不过今天的度假村,貌似有些冷清啊?

问老妈,老妈解释说:“今天星期一嘛,人少很正常,大部分客人都喜欢周末过来玩。今天原本有三个客人想过来的,但是人太少了,感觉不划算。然后我就跟你爸商量一下,就把他们和星期二的四个凑一起了,人多热闹些。一开始还担心别人不肯打野的,好在商量过后,对方也同意了。”

陈正谦点点头,说得也是,人少的话,接待成本高一大截。

感觉老妈现在是越来越有生意头脑了,还知道在家门口弄个汽水小卖部,他对此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两只鹦鹉看到陈正谦,顿时大叫:“老板回来啦!老板回来啦!”

“老板又变帅啦!老板又变帅啦!”

陈正谦看着这两只逗比,觉得好笑,就问它们:“你们这段时间有没有听话啊?”

“我听话,它不听话!”

“我听话,它不听话!”

两只鹦鹉竖起翅膀,异口同声地指着对方说。现对方跟自己做了一样的动作,瞬间又相互炸毛,简直跟斗鸡一个样。

陈正谦看着快要笑死了,这两个蠢蛋。

逗了它们一会儿,遇到它们不懂的词语,顺便教它们说几句,然后对老妈说:“妈,我去看下其他小动物先。”

一段时间没回来,他惦记着自己那些小动物呢,也不知道工人们有没有照顾好它们。

老妈挥挥手:“去吧,早去早回。”然后继续看她的电视剧。

陈正谦沿着人工湖一路走来,看着湖里游动的锦鲤,还有一如既往,躺在大石头上晒太阳的大乌龟。

貌似没什么变化。

等走到花圃的时候,陈正谦就忍不住皱眉了。这玫瑰花有点不对劲。

虽然看起来,貌似跟以前差不多,还是一样的鲜艳美丽。但是在他的感知当中,这花圃里的玫瑰花,好像生病了一样,有气无力的。光有鲜亮的外表,但是却少了以前那种勃勃生机。

要知道,当初就是凭着那股强大的生命力,这些玫瑰花才能在短短几天时间内,深深扎根于度假村,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已经展成度假村名副其实的美景了。

可是陈正谦现,今天看到的玫瑰花,比起之前,精气神方面差了一大截,这让他不得不心生疑惑。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玫瑰花出现了生病情况的?

是肥料?

陈正谦蹲下来,用手扒开玫瑰花根部的土壤,现施肥并没有出现过量的情况,也没有缺少。那显然不是肥料的原因。

是土壤?

将指尖的泥团碾碎,感受着其中的温度和湿度,貌似也没有问题,这说明也不是土壤引的。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陈正谦从上到下,将玫瑰植株看了个遍,现这些玫瑰花的问题,都出在植物上部,特别是顶端的花朵。而地下的主干,乃至根部,都没有什么变化。

难道是空气?

陈正谦奇怪了,这乡下地方,又没什么重污染,空气质量比大城市不知道高到哪里去,怎么会是空气的问题呢?!

想不明白,先把这个问题放下来,看看小动物那边有没有出什么状况。

结果走到牧场一看,现小动物们的状况,也不容乐观。

虽然身体上还谈不上有什么大问题,但是陈正谦能够感受到,这些小动物的情绪波动起伏很大,很急躁不安。稍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它们惊惧,甚至还生了争斗现象。

这是以前陈正谦在家的时候,从来没有生过的。

陈正谦更加笃定了,情况很不对劲!

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也不清楚,毕竟自己刚刚回来,没有跟小动物长时间接触,自然没办法得知答案。

还是回去问问老妈吧,她应该能给自己一点提示的。

陈正谦回到院子里,就问老妈:“妈,我怎么感觉家里的小动物,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老妈还在沉迷电视剧,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了?”

陈正谦说:“我怎么感觉牧场里面的小动物,好像都很急躁不安,以前都不是这样子的

。”

老妈抬头看他:“你也这样觉得?我还以为我跟你爸都看错了呢!”

“嗯,这是怎么回事?”陈正谦皱眉,看来老妈也现了,不过为什么没有打跟自己说?

老妈犹豫着说:“我也不知道,就是这段时间,动物们开始有些莫名地不安,有时候会变得很急躁。那天大鹅还差点把喂食的工人啄伤了。”

陈正谦眉头皱得更紧了,感觉情况有些严重啊。

老妈补充了一句:“不光是我们家,村里其他人家里养的猫狗鸡鸭也是一样。”

其他人家里的也一样?陈正谦挑了挑眉头,看来问题的源头不在度假村里,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这段时间?”陈正谦抓住老妈话语里的关键词,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三天前吧。”

老妈想了想回答说:“三天前,上村那个明伯,他们家的牛突然狂,废了好大劲才稳住,现在都还不敢放出来。”

陈正谦点点头,问:“那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生?”

“奇怪的事?我想想啊……”老妈绞尽脑汁,半天才说:“确实生了一件挺大的事,但是有没有关系,我就不知道了。”

“什么事?”陈正谦连忙问。

“将军山你知道在哪吧?”老妈犹豫着问。

“嗯嗯。”陈正谦自然是知道的,小时候家里没柴火,经常到那边去捡木柴回来烧的,只是这几年没怎么去那边而已。

老妈低声说:“听说将军山的将军墓,被人挖了。”

“哈?!”陈正谦惊讶出声。

盘锦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榆林治疗癫痫病费用
淮北治疗龟头炎方法
盘锦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榆林治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