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三曲异世 第二十九章 进攻与防御

2020-01-16 18:26: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曲异世 第二十九章 进攻与防御

“文德尔殿下,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半夜那边有些别扭,但是他身边的这位魔族强者却是丝毫的没有扭捏的姿态,谄媚之意尽数显露在外,此人肤色偏白,笑脸如花,头上有一对黑色犄角,在一头白发之中现在有些显眼,他的身体要比半夜还瘦,甚至可以说是皮包骨的形态,身上的衣服怎么穿看着都是大了一号,尽管他这副嘴脸让半夜很看不过去,却依然让半夜无法忽视他的真正实力。

在两人面前正是魔族的二皇子文德尔,这位殿下微微摇头后并没有直接回答下属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即便是你杀了他,人族或者说冥界也没有放弃他,没想到绝望之剑居然也会被骗,这个鬼丑真是让本殿下越来越看不懂。”文德尔的话,没人敢接下去,因为到现在为止,在文德尔身边的人,总是因为说错话而被直接赐死,他们两个一个会察言观色,另外一个则是话少到极点,至两个巨大反差的手下,反而活的时间最长。

文德尔的双目闪过一阵紫芒,眼前荒芜的景象立刻变成了一天前的影像,看着戈隆画的魔法阵,又看着那个狼人骷髅带着鬼丑的尸体消失,直到后来戈隆召唤骷髅士兵掩盖痕迹,闭上双眼后的文德尔沉思良久才说道:“他们去了冥界,这个鬼丑现在在那个冥界狼王的手上,既然有了目标,半夜,你就去把这件事办了,至于我那个哥哥,你不用顾忌,长公主大人那边我会去说,另外,命令长公主准备出来活动,魔族大业,也需要她的贡献。”

半夜点头,而旁边那个魔族强者则是依然谄媚的说道:“殿下,既然半夜已经有事情做了,那长公主那边就由我去传达吧。”文德尔点头说道:“哈比,另外让其他的几位公主也做好准备,正面战场上我们要战胜敌人,但是在后面需要她们的动作,我们才能更快的占领大陆,散播魔神大人的荣耀!”

那个叫哈比的魔族点头称是后,文德尔的手凭空画了一个圆圈,这边还是大陆,但圆圈的另一头却已经是吼声震天,像是身在战场一般。

“对面就是魔族第一集团军驻地,去告诉我的哥哥,他的作战计划失败了,不过,他的敌人还没有死,被冥界的人带走了。”半夜点了点头,直接穿过了传送门,随后文德尔就直接关闭了传送门,就算是经过魔神神力灌注的他,开启传送门也不能支持太长时间,旁边的魔族人哈比看着传送门关闭,脸上没有丝毫的失落,因为他也有自己的任务,而且也不用文德尔大人耗费太多的力量,文德尔在原地又呆了片刻,之后微微一踏地,随后带着哈比离开了。

而就在文德尔离开之后,一股绿色浆液从他踏过的地方直接喷射了出来,一层薄薄的透明皮膜上还沾着一个拇指大小的晶体,不过这晶体已经碎裂,那些浆液就是眼球中的组织,文德尔这一脚直接震裂了隐藏在地下的侦查眼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晶体里露出了里面更为隐蔽的东西,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眼球。

“魔族战将果然厉害,好在准备齐全,又备了一手,不然还真不知道魔族的情况,小主人已经来到冥界,接下来的事情有意思了。”晶体里面的眼珠慢慢的失去色泽,而就在眼珠彻底失去色泽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原地,看着地上已经没了动静的晶体和眼珠,这个叫哈比的魔族喃喃自语的说道:“还好回来看看,质疑文德尔大人的能为,确实有些欠考虑,算了,我还得去看看魔族公主,女人也就只能在这种征服男人的战场上发挥用处。”说完这个去而复返的魔族终于离开,而地上晶体内眼珠传来一声碎裂的声音。

冥界

狂乱的风肆虐着整个空间,这风不曾止息,厉风如刀刃,不断地打磨侵蚀着土地,这里除了风什么都没有,所有的死灵生物都不会靠近这个地方,这已经是所有冥界生物的本能。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荒芜死寂之地在这个时刻却出现了一抹绿衣,一点绝对不会出现在冥界的生命气息。

一个曼妙身影慢慢的走进这狂暴之地,每一步落脚,都是花草丛生,但抬脚后却又迅速枯萎,在冥界之中,所有的生命都是被黑暗侵染的对象,失去了力量的支持,这些花草连片刻形体的留存都无法做到,但是走的人毫不在意,身边的狂风也同样毫不在意。

“冥界的各个角落我都已经走遍,现在就只有这里没来过,真是一个令人厌恶的地方。”这身影身着淡绿色薄纱,里面如藕似玉的皮肤隐约可见,但这狂风能带走她脚下的花草,却吹不动那条薄薄的长裙。

纤手微微抬起,这身影的手上多了一柄墨绿色长剑,而在这曼妙身影的对面,一捧淡淡的雾气开始凝成影子,而手持长剑的人则是俏脸微笑,眼神中多了一丝惊讶。

“尤多罗,你终究还是现身了。”对面的俏丽佳人脸上全是微笑,但手上的剑却是绿光大盛。

“见我,你也无法吞噬我,为光明甘愿臣服千年,你值得吗?”

尤多罗的话如同针刺一般直接让对面的人身体一阵颤抖,绿光闪烁,这佳人却是激动的说道:“闭嘴,你懂什么,修炼到这个地位本就是为了超脱生死,就算是你,不也一样苟活到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只有吸收了你的力量,我才能变成真正的生命之神,你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你消失了,神界就会多了一个可以跟光明平起平坐的神,你现在不过一人,支持你的已经被替换掉,想来你也应该感觉出来吧。”

“是他的同胞弟弟吧,他现在还在神之岛吗?”尤多罗一直都被长袍盖住,声音低沉沙哑,吐字之间死亡气息也同样伸缩不定,让对面的生命之神一时间也无法决定出手的时机。

两个对立的神就这样在冥界的狂风之中遥遥对峙着,谁也不敢第一个出手,因为他们都明白,一次进攻恐怕就能决定胜负。

时间在冥界永远都是漫长的,但是对于两个拥有悠长生命的神来说,这个时间实在可以忽略,当狂风依旧打扰时候,一直注意着尤多罗变化的生命之神突然出手,长剑直奔胸膛,可是尤多罗并没有动,生命之神就这样从他的身上穿了过去,回身望去,却看到死神居然也跟着转身,可他身上的力量却感觉不到丝毫,一瞬间生命之神就明白了这不过是尤多罗的一个投影。

“费尽心思,就是要拖住我,尤多罗,你到底有什么阴谋!”生命之神发现死神的投影并没有消失,显然是还有话要与她传达。

投影的尤多罗身体轻轻一阵抖动,随后说道:“神王和魔王下了一盘棋,我不过是想掺一脚,双雄变三足,不觉得这样更有趣一些吗?”

随后这个投影便消失不见,而生命之神则是冷哼一声,随后划开空间,直接穿越消失。

生命之神离开之后,一个白发老者凭空在原地出现,身后还跟着一个被长袍掩盖身躯的人,“能拖这么长的时间,果然没让我灵爷失望,条件已经成熟,你的游戏代理人,我要用鬼元造生法重铸,这可是要耗费你一半的力量,你真的想好了?。”

是的,师父。

成都银屑病医院评价
长春华山医院网上挂号
宝鸡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邯郸白癜风治疗费用
上饶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